盲人苦学英语跻身外企白领 坚持练习门球九年

坐在盲人门球场地边看台第一排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你能跟我说说比分牌究竟是什么样的吗?”听到有记者和他说话,小伙子歪着头看着侧面的比分牌说。他说,打了九年盲人门球,他从来不知道比分牌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小伙就是上海盲人门球队的主力队员严强,他因为先天性白内障,双目只有光感。但正如他的名字,严强一直很坚强地活着。

“嗯,把书贴着眼睛我还是能看到字的,”严强说起话来还有些腼腆,但他就是用这种在常人看来很累的方法啃完了一本本书,做完了一份份卷子。

更牛的是,严强并不只满足于这么一张普通的大学本科文凭,大学期间,他想到了去考证书。

“我考完英语六级,觉得英语很重要,所以想多学点,就打算再去考点别的。”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严强居然考出了在多数人看来难度极高的笔译证书。

“我没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眼睛不好,但我的听力很好,所以我每天就在电脑上听BBC、中央台英语频道……通过大量的听力练习,我还是做到了。”严强说。

大学毕业后,严强虽然曾经因为眼睛的残疾找不到工作,但现在问起他的工作,他很骄傲地说:“我在浦东一家外企当翻译。”

再问,才知道,严强现在不只是外企的一个普通小职员,“现在我已经是我们这个小组的二级leader,这段时间我出来比赛,工作就由我的助手负责,平时我的工作除了承担翻译工作,还经常要接待老外。”

这几年,严强的身份一直在变,从学生到白领,但他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运动爱好——门球。

“我练门球已经九年了。”严强说,每周他都会在下班后坐地铁、倒公交,折腾一个半小时去盲人学校训练。

“不会,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出门了。我一个人出去从来不用盲杖,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的。”严强轻描淡写地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