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砍伤掐孙子脖子的男子 获刑后申诉!

2017年8月,临高县得位村,饮酒后的杨庆全来到同村人杨成杰家附近,从地上捡起石头打砸杨成杰家厨房;杨成杰的孙子杨某冰从屋里走出来,遭到杨庆全拿着石头追赶。

时年70岁的老人杨成杰闻讯,拿着钩刀出门追赶。在一片竹林,杨成杰看到杨庆全用手掐着孙儿的脖子。杨成杰喊“快放手”,但杨庆全不肯放手。老人上前,用钩刀砍击杨庆全,致其轻伤一级。

2020年5月,临高县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向法院提起公诉。一审法院认为,杨成杰看到孙子被掐脖子时,没有采取相当手段来阻止侵害行为,而是直接持刀砍击,不属正当防卫,判处杨成杰有期徒刑一年。

二审法院认为,杨成杰砍击杨庆全的第一刀具有防卫性质,但第一刀后杨庆全就放开了男童,危险解除,此后的几刀,系出于泄愤目的,不属于正当防卫。

“本案双方冲突系被害人杨庆全引发,具有重大过错,且杨成杰已是古稀老人,因护孙心切,临时起意进而伤害他人,属于激情犯罪,具有偶发性,社会危害相对较轻。”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量刑偏重,将老人的刑期调整为8个月。

杨成杰于2021年4月刑满出狱后认为,案发时他已70岁,杨庆全不到40岁,虽然砍击了数刀,但砍击部位都是杨庆全的手脚,并非身体要害部位,“我的目的是制止杨庆全伤害我孙子,最终也是造成他轻伤,没有造成重大损害。如果我真的想伤害他,就不会只砍手脚部位了。”

杨成杰在《刑事申诉书》中称,本案中,杨庆全手掐其孙子的脖子,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杨成杰多次呵斥杨庆全放手,但无果,“迫于危险情境才持刀砍伤杨庆全。杨庆全放开其孙子后,又想用手戳杨成杰的眼睛。整个砍伤杨庆全过程,都是为了制止正在发生的不法侵害。”

2021年6月26日,海南省二中院作出《驳回申诉通知书》。2021年11月16日,海南高院作出了《驳回申诉通知书》称,杨成杰的后续砍击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和紧迫程度要求,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

尚满庆律师:基层法院以及中级人民法院之所以没有认定杨成杰老人的正当防卫行为。我个人认为,他们在杨成杰老人正当防卫的地点以及时间上面认识,与两高的正当防卫通知书的内容不符。

原审法院认为杨成杰老人第一刀具有防卫性质,但其后的行为就不再具有明显的防卫的性质,是明显的泄愤。我认为,杨庆全攻击杨成杰老人的孙子在前,并且也有拿石头打砸老人家厨房以及追赶杨成杰老人孙子的情形。那么,杨成杰老人在其后追赶阻挡杨庆全攻击其孙子的现场,应当属于正当范围可以适用的现场,时间上也并未超越不法行为已经结束的时间点。

因此,我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整个正当防卫认定的时间以及时空场所是否延展。

方弘:其实,对于杨成杰砍向杨庆全的第一刀,在司法认定上基本上没有异议。即他的第一刀是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的。但是,当他第二刀、第三刀砍上去的时候,法院就认为他第一刀已经可以阻止杨庆全的危害行为了,就没有必要再去进行的后边的几个补刀动作,这样就是伤害的行为,而不是防卫的行为了,您怎么看呢?

尚满庆律师:我个人认为杨成杰老人后续的行为是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的。现场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显示杨庆全在被受攻击的时候,手上是否还有凶器?但是,从前面所述的行为足以判断他的伤害意识以及意图非常明显,并且他也有用两手掐未成年人脖子的情形出现。

因此,杨成杰老人在砍了第一刀以后,不可能要求老人在那种情急的情况下,能够冷静的注意到自己到底是要使用何种程度的攻击手段才能造成不法侵害的制止。

所以,在一瞬间他的多刀行为,(因为这里面并没有提具体的刀数),只是说根据经验可能不只是两刀,他的行为也完全是在正当防卫的基础之上。

从对老人的量刑上来看,一审被判一年,二审改判为8个月,他的故意伤害行为与其他普通的故意伤害行为,显然社会危害性小得多。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如此量刑较轻的体现结果。所以,我认为老人的行为是恰当的。

另外,我认为原一审二审以及海南高院的第一次驳回,都是在片面的强调杨成杰老人应当注意的单方义务,而没有充分考虑到老人的年纪,行凶者的壮年状态,以及行凶者可能其后所产生的危害,而要求老人予以注意,并且这种法律上是不能强人所难,不可能要求一个不具备专业知识的老人,去考虑需要使用何种的手段才是成比例或者说合理化的。

从行凶者的受伤报道角度看,杨庆全也都只是手脚,杨成杰并未直接攻击杨庆全致命伤的部位,比如说头颈、胸、腹部等。因此,我认为老人的行为正当性是非常明确的。

尚满庆律师:关于老人杨成杰申诉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个人倾向于乐观状态。因为,这是2021年5月1日两部关于认定正当防卫的相关指导意见出台以后,我们所知道的第一起经媒体报道的对于正当防卫,院长提起再审的首例案件。

它随着近期的大量正当防卫话题的热议,特别是大量热点案件的涌现,社会关注度对于这种正当防卫的认定以及正当防卫的合理内容,还有正当防卫的效果是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因此,这是对杨成杰老人有利的一面,并且在原有的尽量少限制使用正当行为认定的司法背后的逻辑是以防有人滥用,以行正当防卫之名行故意伤害之实。

前述的指导意见出来以后,正好能够将正当防卫的认定标准化,而且细节可操作性更强,对于整个社会意识,公民自我保护的合法行使是一个极大的鼓励。

因此,我个人是比较乐观的认为老人这次申诉成功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当然,我也祝愿老人能够在短时间内或者说尽快取得一个良好的效果,能够坚定司法的实力,能够鼓励大家使用合法手段维护自己正当权益。

面对掐着孩子脖子的壮汉,无论是父母还是老人确实都无法保持较强的理智来判断将对方砍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保护孩子不受伤害的目的。老人后续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砍的刀,杨庆全是否还会对孩子造成危险,这对于老人的清白也很重要。相信法律会给老人一个交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